红刹罗

【红风】矛盾

  “knock,knock。”

  “门开着,自己进来。”铁皮知道是谁来了,只是单纯地搭一下话。


  “红蜘蛛,现在那群僵尸泰坦才刚刚停止行动,猛大帅倒下了,外围也受到不同程度损伤,城市的修复,需要一段时间。你是知道的,风刃重伤昏迷了,靠光明一个人维护,不知道要花多长的时间,恐怕民众会因此不满,作为领导人,你知道该怎么做。”铁皮望着生命维持舱内的风刃,话语中透露着焦虑。


  红蜘蛛靠在门外,双臂交叉,不屑地说道:“我当然知道怎么做,轮不到你说我。我尽力了,那群民众,我尽量满足了他们的需求——保证他们的安全。我不是圣人,他们仰仗的Prime,这时候又在干嘛?”红蜘蛛像夸张地展开双臂,玩味地望着铁皮。


  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,铁皮知道红蜘蛛这是故意的,但是现在他们在同一阵线,哪怕是暂时性的,他知道自己不能接过话茬。


  红蜘蛛哼了一声,踱步到铁皮身边,铁皮稍作挪步,似乎是刻意跟某人保持一定的距离。红蜘蛛把手搭在了铁皮的肩部装甲,铁皮不得已看向红蜘蛛,刚想开口,他又接着说了:“知道吗,你的利益所在,是擎天柱,还是塞博坦?”


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“都是!我知道,有位故人已经告诉我了,而且是你们的朋友。我很清楚你们汽车人的矛盾所在,当然,这也是我现在面对的矛盾。要维护你们的利益,广泛来说是塞博坦人的利益,又要让你们的Prime保持神圣性。可惜的是,我只能实现前面的要求。”红蜘蛛向铁皮伸出另一只手,表现出很为难的样子,铁皮认为,红蜘蛛这是在跟他谈条件。


  “你想让我跟擎天柱谈谈?”

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
 铁皮一把甩开红蜘蛛的手,脸上写尽不满与愤怒。他用手指着红蜘蛛的驾驶舱,尽量忍着喷薄的怒气,阴沉着脸,发声器也压低了声线:“这里是医院,如果你是来有心看望病人的,我很欢迎。如果你是来故意挑拨的,很抱歉,我拒绝。红蜘蛛……大帝。”红蜘蛛的收音器并没有坏,他明显听到铁皮在“大帝”一词加重了音调,话音刚落,嘴角还带着浅浅的嗤笑。


  “希望你别站错队了,铁皮。”红蜘蛛一脸严肃,“有些时候,我看得比你要清楚得多,不在乎年龄与经验。”


  “红蜘蛛,你的好意我心领了。如果他真的走错了,他会清楚的,即使我不在,还会有其他人提醒他,指导他。他的事,我们两个操心不来。”铁皮的眼神很坚定,他的内心亦是如此。


  红蜘蛛稍稍抬起下颌,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盯着眼前的老兵,忽而摇摇头,掺杂着无奈又可气的表情。他笑了,说:“希望他回到塞博坦时,你也能指着这里的废墟,坚定地跟他说:‘我们一切都好,Prime。’ 一切都很好,不是么?”


  “你不懂他,红蜘蛛。”

  “是的,我的确不懂。这是实话。”


  红蜘蛛收起笑脸,一脸严肃。

  他走向风刃的生命维持仓,从子空间取出平线提供的注射液,放在了一旁。


  “你们的朋友说,她是英雄。这样的英雄太多了,为了理想英勇献身什么的……擎天柱在你们心中大抵也是这样的人,真可笑。不过这次我欠了她一个大人情,作为回报,我暂时不会动摇你们这边的势力,少了她,现在我们是平手。”


  “红蜘蛛,你现在打什么算盘……”铁皮依旧保持警惕,虽然红蜘蛛在打架方面不是他的对手。


  红蜘蛛望着生命维持仓里面沉睡的人儿,嘴角微微挑起,他说:“我讨厌她,可我现在不能除掉她。她的注射液在这,我已经仁至义尽了。剩下的,靠她自己了。如果她死了,你们汽车人不过是多了一位英雄,像擎天柱一样时刻活在你们心中。她活了,那么恭喜你,你们的势力还是具有一定威胁性,我不得不一边提防着你们,一边跟你们合作。”

  

  铁皮无语,红蜘蛛转身离去,他身边的黄色幽灵又出现在他身旁。

  “对你而言两种结局都没有差别,不是么?”大黄蜂望着他,似乎想从他口中得到真实的回答。

  “是的,你说得对。”

  “那为了什么?”

  “我想让我的日子变得更有趣而已。或者说,我不想更改现状。”

  “你对你自己不自信,‘变得有趣’不是借口,看到擎天柱,看到风刃,你想到那个被你杀死的钉子户了?”

  “我不知道。你可以闭嘴了。”

  

  在外人看来,红蜘蛛又在自说自话了。


   
© 红刹罗 | Powered by LOFTER
评论
热度(10)